三季度银行理财全景图揭晓 江苏最不热衷保本型
ʱ䣺 2019-06-19

  刚刚过去的三季度,全国范围内,保本型、非保本型的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均延续今年来的普跌趋势;其中,9月银行理财产品收益创近一年新低。此外,发行银行数和发行产品数均减少超过10%。

  分地区来看,31个省份(含自治区、直辖市)中,理财产品收益率均出现下滑。作为理财大省,江苏地区本次表现让人惊讶,保本型产品收益率处于垫底位置。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来一探究竟。

  普益标准监测的数据显示,三季度,434家银行共发行了25893款银行理财产品(包括封闭式预期收益型、开放式预期收益型、净值型产品)。相比二季度,发行银行数减少72家,产品发行量减少2756款,减少幅度双双超过10%。

  尽管发行数量环比减少较多,但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依然是理财产品的发行主力军,二者合计占比接近七成↓↓↓

  从收益率来看,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为4.64%,较二季度下降0.15个百分点。其中9月份的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为4.56%,较1月份足足下降了0.26个百分点,同时也创下最近一年的新低。

  普益标准研究员于康表示,理财收益下滑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流动性的合理充裕使得理财产品呈现收益下滑的趋势;二是高收益非标资产的不断到期使得产品收益随之下滑。

  具体到发行主体来看,城商行和股份行的各期限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产品的收益率均相对较高,国有银行则普遍较低。有意思的是,国有银行的短期(6个月以内)保本型产品的平均收益率,甚至要超过中长期保本型产品↓↓↓

  相比其他三类发行主体,股份行成为保本型产品收益率保持最稳定的群体,自2017年三季度以来,几种期限的产品收益率曲线比较平滑↓↓↓

  至于非保本类理财产品的收益率,股份行和城商行表现比较出色,各期限品种普遍要比国有银行和农村金融机构高出0.2个百分点以上↓↓↓

  但从整体来看,三季度各个发行主体的产品收益率均环比加速下滑。其中,国有银行的下滑幅度最大。这也体现出不同银行揽储策略的差异:

  为了吸引更多的人进行理财,股份行、城商行的理财产品种类丰富,收益相对也要高很多;而国有银行发行的产品也有收益率较高的,但多属面向私银客户或是高净值客户的专属理财产品,普通客户买不起,这就拉低了国有银行的整体理财收益。

  与全国整体趋势一致,三季度,31个省份的的保本型和非保本型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环比均在下降。

  其中,保本类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排名靠前的省份为山西省、贵州省、新疆省,分别为4.27%,4.19%,4.17%;非保本类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排名靠前的省份为天津、辽宁省、上海,分别为4.80%、4.79%、4.78%↓↓↓

  值得注意的是,继二季度和西藏、山东并列成为保本类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产品收益率最低的省份,江苏地区三季度在这个环节再次垫底;并且这一次由于下滑幅度高达0.31个百分点,从而“独领风骚”。

  此外,在非保本类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产品的平均收益率方面,香港挂牌天书。江苏地区的下滑幅度也是全国最大,由二季度的4.97%下滑至4.71%,下滑幅度达到0.26个百分点。

  江苏地区银行机构较多,理财产品竞争也比较激烈,为何保本型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就全国垫底了?

  观察君注意到,江苏的非保本型理财的下滑幅度虽然最大,但和其他省份的降幅相差不大。正因如此,非保本型与保本型的收益差达到0.91个百分点,仅次于广东排名全国第二。此外,差值较大的还有山东、北京等地区;差值较小的则有贵州、甘肃、青海等地。

  根据普益标准的相关报告,广东、江苏、山东等地的银行理财能力优势比较明显,处于国内第一梯队;而青海、贵州等地的银行理财能力相对较弱。这也与相应地区的经济、金融发展水平大体一致。

  所以观察君认为,经济发达地区的银行机构众多,理财产品比较丰富,居民的理财风险偏好也相对较高,更能接受非保本型理财产品;相比之下,经济欠发达地区的银行投资能力较弱,非保本类产品的资产配置相对保守,更多流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领域,这样就导致保本型理财收益率显著高于经济发达地区、非保本型却明显不及后者的局面。

  9月28日,资管新规的配套实施细则——《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简称“理财新规”)正式发布,此前央行公布了资管新规细则,证监会发布了相关细则征求意见稿。此外,银行理财子公司业务规则也在制定中。

  随着资管新规及配套细则落地,相关银行机构也纷纷比照新规进行业务调整。根据普益标准的统计,目前具有托管业务资格的27家银行中,已有12家银行发布公告拟成立理财子公司,包括招行、华夏、光大、民生、兴业、浦发、广发、交行、平安、宁波银行、南京银行与北京银行。相比二季度末,增加了兴业、浦发和北京银行这3家。

  理财新规赋予理财子公司更多优势。有机构指出,未来理财子公司细则对银行理财投资范围、产品结构、合作机构、运行方式等有望予以较大灵活空间,子公司与其他类型资管机构同台竞技,竞争力大幅增强,政策红利落地值得期待。

  另外,理财新规将银行理财的销售起点由5万元降至1万元,压缩了公募基金在投资门槛方面的优势。这样一来,银行理财产品可能会在未来成为公募基金的强有力竞争者。

  有固定收益基金经理表示,这在银行现金理财产品和公募货币基金之间的竞争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一方面在于银行在渠道资源方面的优势;另一方面银行现金管理产品在流动性管理、投资范围上的限制均弱于公募货币基金,更容易做高收益率,将对货币基金构成不小的冲击。

  “总体来看,未来资管行业竞合生态仍然将朝着分工合作、错位竞争的方向发展。”普益标准研究员陈丽君表示。